August 16, 2019

在心肌梗塞之前,人體有三個許多人忽視的提示


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主題是心肌梗塞的表現。心肌梗塞是我們常說的一種心肌梗塞。許多人在年老時會遇到這種情況。心肌梗塞的風險非常大。因此,平時需要進行預防工作。在心肌梗塞發作前身體是否有感覺?如果有三個異常,它會引起注意!

1。突然的恐慌,胸悶,如果突然的不明原因的恐慌,胸悶和呼吸急促,休息一段時間沒有得到緩解,我們應該小心。也許心肌梗塞早期的表現,最好在醫院檢查。

在進行24小時心電圖檢查時要注意狀態,佩戴者可以適當做運動。

頻繁心絞痛,前心絞痛,如果近期發生的比以前多,而且疼痛也比以前更嚴重,還伴有惡心,可能是心肌梗塞異常向你發出信號。

第三,晚上睡覺顯得心痛,晚上睡覺可以使身體得到充分的休息,但是如果沒有理由心痛,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心肌梗塞的前兆!

心肌梗塞有很多危害,所以日常預防非常重要。注意飲食,少吃清淡,多吃蔬菜,多喝水,遠離煙草和酒精。多做戶外活動,不要熬夜,這也有助於您的健康。

相關文章:

急性心肌梗死需要早期診斷和預防

五個壞習慣容易傷心髒

如果血壓不高,為什么要服用抗高血壓藥

冠心病康複期應注意什么

"腦梗死”前四大體征的出現,不要低估,及早認識預防

Posted by: hongqigong at 08:21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3 words, total size 2 kb.

July 31, 2019

可持續發展?先過十年“去毒期”


約翰·艾爾金頓認為,為了在多年的肆意揮霍之後恢複正常,世界將經曆漫長而混亂的"排毒期”。幸運的是,一些人已經在采取正確的行動,例如世界知名的服裝品牌努力消除服裝加工中的有毒化學品。

世界經濟最近發生了變化:一方面,歐元區面臨崩潰危機;另一方面,在德班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雖然取得了預期成果,但仍然不能令人滿意。在此背景下,參觀了德國巴伐利亞的一座修道院,讓我想到了宿醉、成癮、戒毒和康複。

我們從酗酒和上癮開始。任何患有宿醉的人都知道,身體需要時間才能完全釋放出酒精等有毒物質。被酗酒折磨的朋友也必須理解酒精對健康有害,而禁欲是一個長期的項目。今天世界上一些國家和地區正在經曆的事實證明,債務和其他經濟上的浪費與酗酒一樣:成癮很容易戒掉。

人類已經習慣了過度消耗自然資源,而且直到最近才明顯的發現這是一種比酒精更有害的成癮。如果我們想實現可持續發展,必須利用未來10年或20年幫助我們的經濟"解毒”。

但曆史經驗表明,這種戒毒期通常是混亂,痛苦甚至危險的。這個過程釋放了大量的社會能量。這種能量可以用於正確的道路,社會進步和人類,導致保護主義,仇外心理和軍國主義。

我在上月底參觀了一家巴伐利亞修道院。在那裏,我對人力資源消費成癮問題的嚴重性有了更深刻的認識.那時,作為環保組織的代表,我參加了由德國運動服品牌悍馬組織的活動。該公司新近發布了2010年度環境損益表,在行業內開創了先河。該聲明計算了該公司在過去一年中以溫室氣體排放的形式對自然環境的影響,並指出該公司去年在水方面花費了9,440萬歐元(約合1.25億美元)。

因此在這方面,這個行業整體的狀態就是任重而道遠,所以將這個行業歸屬於朝陽產業也並不為過,做得好,是對社會的貢獻,同時企業本身也會具有一定的獲益。當然除此之外,像塑料回收等相關的行業也是需要受到關注的

為了實現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人類必須取得長足的進步。實際上,面對這樣一個目標,悍馬在會計和財務報告系統方面的創新似乎只是向前邁出了一小步,但這些小步驟也具有重要價值。12步療法幫助徐許多多戒酒互助會成員康複。考慮到自然資源在太平洋戰爭爆發中的作用,在世界人口接近90億的時候,我們是否能夠減少對資源的需求,也是必要的。有趣的是,12步療法創始於1939年,當時的世界也在全面大戰的邊緣搖晃。

但是應該如何進行全球成癮行動呢?我們也許能從現有的12步治療中得到一些啟示。為了確保治療的成功,我們必須首先認識到酒精成癮不能被患者自身的克制所根除。此外,我們需要一項計劃,以承認和糾正錯誤,承諾完成變革,最重要的是,願意幫助那些有著同樣痛苦經曆的夥伴克服困難。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裏,我們習慣於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來實現經濟發展。在不斷增長的全球經濟危機的推動下,我們正在發生變化。如果我們的努力成功,我們的經濟將像鳳凰一樣從灰燼中重生。新秩序的國王將是那些在"未來商數”上極高的人。他們不僅對未來的發展趨勢有深刻的認識,而且能夠在非常不同的市場環境中即興發揮並取得成功。

如何從今天的時事中推斷出未來的方向?一個明顯的例子是綠色和平組織的解毒運動,旨在從全球供應鏈中清除一系列有毒物質。綠色和平組織利用運動服品牌的敏感性和競爭力,要求"工業生產不再排放持久性有毒化學物質,這些化學物質會破壞人體荷爾蒙的分泌並阻止世界河流的汙染。”今年7月開始的"排毒”運動凸顯了中國紡織廠生產的水汙染與世界頂級服裝品牌之間不可分割的聯系。

為了幫助各大企業應對綠色和平的"去毒”運動,SustainAbility、未來論壇和飛魚星等組織聯合成立了一個協調小組,而我正是這個小組的一員。參與項目的企業包括(按英文首字母順序排列)阿迪達斯、C&A、H&M、耐克和彪馬。該項目的最終結果在一兩年前也是不可想象的。

上述各家服裝品牌——還有中國的李寧公司——合作制定了一份聯合路線圖,以實現到2020年"有毒化學物品零排放”的目標。耐克的網站詳細介紹了他們已經采取的措施和未來的計劃。悍馬也發表了類似的報道。

對於大型服裝企業來說,實現這一路線圖將是一個重大挑戰。這不僅是因為它們通常對處理器沒有控制權,還因為大多數加工廠位於中國,中國官員對健康和環境問題上的外部壓力一直很敏感。盡管2020年似乎很遙遠,但在不到十年的時間內實現零排放可能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路線圖列出了具體承諾和時間表,包括2011年至2013年期間在縱向一體化結構的主要材料供應商開展的試點項目,以確定有毒化學品的使用和排放規模。

這些公司還計劃進行內部檢查,以驗證他們目前在供應鏈中沒有使用九種有毒或持久性化學品。為此,他們將在2012年底之前制定一份服裝生產過程中使用的化學品清單。其他措施包括分別披露所有試點項目和科學研究的結果,以及2012年和2013年項目進展的季度和年度宣傳。這個計劃的潛在影響是如此深遠,以至於引起了業界許多人的密切關注。

相關文章:

2019輛"我愛上海”定制版摩拜單車亮相申城

山水之美造福"有福之州”

農村被汙染 城市還遠嗎

在可持續發展中保護地球的腎髒

控制汙染,而不是轉移

Posted by: hongqigong at 05:54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24 words, total size 7 kb.

August 30, 2017

清幽神秘的“冷水坑嶺”


一個千年古村落,三溪鄉三溪源村的西應自然村,村莊的北麵有一條一年四季清泉叮咚永不幹涸的"冷水坑”貫穿五裏深山綠穀。千百年來,清幽的"冷水坑古嶺”就如金屋藏嬌似的靜臥在這神秘的深山之中。
"冷水坑”古嶺,南邊對接西應全村的石子路。但從嚴格來說,應該是從西應的"廳上道壇”開始,沿著冷水坑直上中央嶴切頭,翻過山後竹海,直通前路鄉上胡西坑村。山前山後全程10裏。基本路程都是石子鋪設。西應海拔450米,此嶺的最高"嶺切頭”海拔650米。路基寬度平均1米左右,其中上半嶺從"四頭”過"四百田坪”通往山後三百田方向的支路,因後來新開的泥路,比原來主體的石子路窄,所以戲稱"刮掌路”(形容路窄如"一手掌”大而名)。其實這段路要通往當時的山後自然村(有五六戶應姓與吳姓及胡姓居住),過往頻率不低,所以路寬也有三五十公分。並不是真的一手掌寬。
都說人有窮富榮辱命運,其實古嶺也有熱鬧與冷清變數。別看如今"冷水坑嶺”清幽荒涼,但你可知在四五十年前的歲月,此嶺卻是車水馬龍熙熙攘攘。
歷史上,"冷水坑古嶺”與山前山後的幾十個村落,成千上萬村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
一是當年的山後,"舊廠”那邊住著後吳吳氏宗親,刮掌路下的"觀音尖”和"三個尖腳”住著西應的"山後生產隊”,這些應姓和吳姓的宗親都與山前的西應村或後吳村,不但有親族的聯係,而且尤其是在集體化時期,有著經濟核算的關係,因此三四方的人員與親情來來往往,相當頻繁;冷水坑嶺即必經之路;
二是西應後吳兩村,坐落山後的山林麵積共有3000餘畝,所以兩個村在山後砍竹、鋤筍、背樹、鏟竹園……,一年到頭你來我去川流不息;
三是西應本村在冷水坑、四頭、右請等地的山頭田的耕作,村民的餵牛、放羊、砍柴割草、摘貓抓、勒毛栗、割樹葉……都是在這周邊或山後的山上勞作,無不經過這條古嶺;
四是不少三溪鄉民或學生,到壺鎮出市、讀書,為了抄近路或回來可帶柴草,也經常攀登此嶺來回;
五是胡西坑、水口、姓葉、後清方向的村民到三溪走親戚或到張山寨廟會,都必須經過此嶺。南鄉的村民每年二月二到水口殿拜佛求簽,總是三五成群,老的堵著拐杖,青年挑著行李,婦女背著小孩,一邊揮著汗雨,一般哼著山歌,跨越"冷水坑嶺”,亦乃自斟自酌其樂無窮!
六是當年三溪革命根據地,民兵蓑衣當被,胡須結冰,在舊廠切頭站崗放哨的白色恐怖時期,也就是出沒在這冷水坑嶺。三溪遊擊隊擴大武裝力量,深夜行軍,赤手空拳奇襲潛明繳槍,也就是經過此嶺出發……
因此,"冷水坑古嶺”,歷來與方圓幾十裏的鄉裏鄉親,不管是生活還是生產都千絲萬縷關聯,四季默默奉獻。而且在民主主義革命,也留有無數的紅色革命腳印。
據說清末民初年代,大旱求雨水口殿,三溪村民為了感恩觀音菩薩,迎案迎龍還願,需過冷水坑嶺拔直而上,因為龍長勢大,而老路彎頭難以轉身,所以村民們還特意在靠"玲瓏山”這邊開了一條寬闊的"新路”。那段唯一沒有鋪石子的泥路至今還稱"新路”。
打開記憶,從冷水坑嶺到四百田坪方向攀登山峰,還有一個陰風呼嘯,妖霧騰騰的"搶魂崗尖”,傳說那裏是人和鬼的戰場。在過去醫療條件不好,鬼神色彩蔓延的年代,村民們精神不好,或夜裏迷路,或失魂落魄,都認為"被鬼領去”或"魂被鬼攝”,別無它法,就請"司公”疊起"九臺”(九字八仙桌疊起),一層一層翻跟鬥上去裝神作法,吹起海螺號角,念起"符咒”求佛招魂。病者家裏燒起"大鋼甑”飯菜,供全村鄰裏鄉親吃飯,村鄰們吃了炊飯,穿起蓑衣,畫起花臉,拿著刀槍棍棒,全副武裝,組成浩浩蕩蕩"搶魂”大軍,喜怒哀笑聚散動作全憑"司公”號令,攀爬"冷水坑嶺”,直搗"搶魂崗尖”與鬼神搏鬥,為病人"搶魂”。挖地三尺抓到活貨動物,不管是"麻罕”還是"毛蚣”,或"活甸壯卒”就算搶回"真魂”,凱旋而歸。這時候。冷水坑嶺便成了人流湧動的搶魂嶺了。
還有令人費解的是,冷水坑嶺的"板壁舜(陡)”,顧名思義,就是像"板壁”一樣的懸崖削壁,而且嶺陡路窄,拾級而上一百步陡嶺(又稱百步舜)難似登天,往路外看,百丈深淵令你尿濕布褲。每經此地,無不膽戰心驚。可是誰知幾次牛掉下去都是死裏逃生有驚無險。不過以後的"輪餵牛”從這裏上落,盡管牛群之間一路"相創”或"遊戲”得亂創亂跳,但是一到這"板壁舜”便馬上自覺"剎車”,變得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寧願"邁過這個坎”再張牙舞爪繼續"戲鬥”。建國以後,西應村"農會”考慮到人畜安全,將路下強製"封山”,多年後野柴交柯,藤刺蔓延,人畜過轉漸感安全定心。
更加離奇的是,這條古嶺上半嶺的"四頭”的石橋。雖然上麵集雨麵積不大,但是,從毛栗山、中央嶴切、四百田坪、掃帚巖尖,流下的山泉不斷,下雨天也會"洪水咆哮”。人畜過不去而要繞道"橫田”、"右請”而過。所以在民國初年,富有愛心和奉獻精神的西應村上半處應章福太公和應永貴伯公就下定決心,要在"四頭”修橋布路。看起來這座橋並非規模宏大的大橋,可是兩邊橋墩用大石頭砌起來要三米多高,橋的長度也有三四米長,上麵獨塊的橋麵石起碼有三五千斤分量。在那沒有鋼釬炸藥、沒有"鐵鰻”、沒有吊機,沒有運輸工具的年代,僅憑一把土鐵錘和一根山茶柴(當撬棍),竟然要在幾百米上坡的"刮掌路上”將巨石破成兩半,在這樣陡的上坡移下來又要不滾過頭,恰到好處地移到橋墩堪窩,而且又要將如此巨石一頭淩空跨過三四米寬的溪坑彼岸,不偏不倚地架好一座石橋,而且經過百年洪水臺風和山體滑坡的泥石流考驗,仍然風雨不動安如山。隻是橋麵歷經百年,渡過無千百萬人來畜往,被磨得光滑如鏡了。幾位造橋的先賢已被歲月湮沒,造橋難度的不解之謎至今無從破解。隻有歷經滄桑的石橋,永遠見證著先人的豐功偉績!
休說"冷水坑嶺”才不驚人,貌不出眾,但是千百年來,默默奉獻,為方圓近百裏的民眾造福是數不勝數的,它隱藏的曲折離奇的神秘故事是數不清道不完的……
應子根 2017年8月29日20:39:01
版權作品,未經書麵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原文地址:http://www.duanwenxue.com/article/4639539.html

Posted by: hongqigong at 08:45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21 words, total size 7 kb.

July 18, 2017

早上起床洗脸也要有度,当心越洗越油


造成皮膚敏感的因很多,包括年齡、內分泌等內在因素,以及壓力、不良情緒、飲酒、辛辣刺激飲食等外界因素。其中,過度清洗是導致皮膚敏感的一個很常見也很重要的原因。
我們皮膚的最外層是角質層,其外有一層由汗液和皮脂乳化而成的皮脂膜,為人體提供保護。過度清洗、使用不當化妝品(如堿性大的肥皂洗臉),不僅除去了皮膚表麵的灰塵、老化角質、微生物等,也破壞了正常的皮脂膜,達不到護膚的目的,反而會破壞了皮膚。尤其是油性皮膚(比如常長痘)的人,總想把臉上所有的油脂都清洗掉,希望以此來改善毛囊堵塞、痤瘡的症狀。殊不知,這樣反而會讓皮膚更油。因為皮膚局部環境也存在反饋調節,皮脂膜能抑製皮脂腺分泌。過度清潔使皮脂喪失,皮脂膜抑製皮脂腺分泌的壓力減輕,反而使皮脂腺分泌速度增快,會分泌更多的油脂,造成油光滿麵。
過度清潔還會造成皮膚屏障功能受損,皮膚失水速度增加、缺水、幹燥粗糙;保護作用被削弱,有害微生物、外界化學、物理、生物因素容易入侵或刺激,尤其容易受到紫外線傷害,在使用潔膚、化妝品時感到刺痛。
皮膚敏感的人,建議使用與體溫相近的36℃~37℃的水洗臉,避免對皮膚造成冷熱刺激;用溫和的不含皂基的潔膚產品;盡量不用去角質產品,選用不含香料、不含防腐劑、刺激性小的醫學護膚品及物理防曬劑;並注意生活規律,放鬆心情。
自動播放開關 自動播放
健康每一天:皮膚油脂分泌失調是因為過度清潔導致的嗎?
原文地址:http://health.qq.com/a/20170714/021396.htm

Posted by: hongqigong at 03:51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9 words, total size 3 kb.

July 17, 2017

Sino-German digital summit held in Hamburg



HAMBURG, German — A Sino-German digital summit was held Tuesday, with some 200 officials and businessmen from China and Germany gathering here to discuss the latest trend of digitalization in both countries and deeper cooperation in the related fields.

The summit was a followup event to the G20 summit held in Hamburg on July 7-8, which had included digitalization as one of its major topics.

During the digital summit, China's key digital enterprises like Alibaba Group had talks with Germany's major digital companies such as Otto Group.

China is the world's largest and most rapidly growing market of digitalization, which has great influence on European companies and their business, said Ragnar Kruse, CEO and co-founder of Smaato, a leading global mobile advertising platform and also a partner of the digital summit.

Hamburg is a city that has a key position in Germany's digital economy and it is also regarded as China's gateway into Europe. Over 550 Chinese enterprises have investment in the city.

The article turns from:http://www.chinadaily.com.cn/business/tech/2017-07/13/content_30096743.htm

Posted by: hongqigong at 03:05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73 words, total size 1 kb.

May 25, 2016

whom thou wilt

When these words were told to Lir, his heart was glad. Speedily he called around him his train, and in fifty chariots set forth. Nor did they slacken speed until they reached the palace of Bove Derg by the Great Lake. And there at the still close of day, as the setting rays of the sun fell athwart the silver waters, did Lir do homage to Bove Derg. And Bove Derg kissed Lir and vowed to be his friend for ever .

And when it was known throughout the Dedannan host that peace reigned between these mighty chiefs, brave men and fair women and little children rejoiced, and nowhere were there happier hearts than in the Green Isle of Erin.

Time passed, and Lir still dwelt with Bove Derg in his palace by the Great Lake. One morning the King said, 'Full well thou knowest my three fair foster-daughters, nor have I forgotten my promise that one thou shouldst have to wife. Choose her whom thou wilt Muay Thai.'

Then Lir answered, 'All are indeed fair, and choice is hard. But give unto me the eldest, if it be that she be willing to wed.'

And Eve, the eldest of the fair maidens, was glad, and that day was she married to Lir, and after two weeks she left the palace by the Great Lake and drove with her husband to her new home.

Happily dwelt Lir's household and merrily sped the months. Then were born unto Lir twin babes. The girl they called Finola, and her brother did they name Aed.

Yet another year passed and again twins were born, but before the infant boys knew their mother, she died. So sorely did Lir grieve for his beautiful wife that he would have died of sorrow, but for the great love he bore his motherless children aerospace technology.

Posted by: hongqigong at 02:16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312 words, total size 2 kb.

<< Page 1 of 1 >>
32kb generated in CPU 0.06, elapsed 0.0949 seconds.
36 queries taking 0.0585 seconds, 53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